盛景嘉成携手直投项目深之蓝、极智嘉荣登“2020中国股权投资年度系列榜单”

发表时间:2021-06-21 15:42

2021年4月20日-21日,投资家网·2020中国股权投资年度峰会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召开,会上重磅发布了“2020中国股权投资年度系列榜单”,盛景嘉成荣获“2020年度最佳市场化母基金”荣誉。

会上颁布的“2020年度最具成长潜力企业TOP20”榜单中,盛景嘉成直投项目深之蓝、智齿科技和覆盖项目极智嘉、云从科技、联影医疗成功上榜。其中,立志做水下机器人行业领军企业的深之蓝已于去年11月完成了2亿元Pre-IPO轮融资,正在稳步推进科创板IPO;全球AMR引领者极智嘉也于日前正式公开全国首个落地跨境出口电商海外仓,未来将继续在跨境电商智能化升级上发力。

盛景嘉成创始合伙人刘昊飞受邀出席,会上就“母基金GP化”发表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做直投是很痛苦的,通过投资获得喜悦感并不是一个常态。如果一个GP能够给出资人很好的答卷,就不用担心母基金GP化的问题。GP要把自己的内功练好,找好自己的能力圈进行深耕。

以下为现场实录,enjoy~

主持人:请先介绍一下您所在的公司。

刘昊飞:大家下午好,我来自盛景嘉成母基金,我们机构是纯民营市场化的投资机构,2014年开始做母基金产品,我们的产品主要覆盖中国、美国、以色列这三个全球创新高地,同时我们自己也会做部分偏早期的投资,到今天为止,我们所投资的项目超过140家上市,我们也逐渐进入了退出阶段,但后续也会在领域里持续耕耘,希望能够活得久一点,谢谢各位。

主持人:最近大家都在说母基金做直投或者GP化,谈一下您的感想?

刘昊飞:我们今天探讨的问题比较抽象,抽象的问题就很难回答,我用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讲一下。PSD对于母基金来讲是代表性的发展策略,母基金收费相对较低,通过直投来增加自己的收益,这是一种配置,但一般直投的比例不会太高,这是行业比较典型的路径。

像我们盛景是做直投之后再做母基金,在2014年赶上市场周期,管理资产量迅速增加,作为资产管理人,在可预期的安全情况下,我需要让我的客户获得足够有确定性、足够高的回报。所以我们在市场里做了很高标准的筛选和配置。

投资这件事,做五年投资、十年投资或十五年投资,对这个事情理解的差异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做直投这件事。其实做直投是很痛苦的,通过投资获得喜悦感,这不是一个常态,只有少数人能够做到。因为市场就是这样,很现实、很残酷,我们看到成熟市场里,包括在美国硅谷,只有那么小几十家投资机构是能够持续赚到高倍数收益的,为什么?

因为好的项目首先会去找这些机构,这些机构有过比较好的项目或者说投出过百亿美金公司,他们对于项目的感觉和没有投出来的人的差别是很大的。投出百亿美金千亿美金的公司,都能够被他所发掘的赛道和项目赋能,形成多重正反馈。

这个行业里一旦形成格局以后,强者恒强,这会让新进入者难以在短时间内获得很好的业绩,排他性是很强的。但这个行业又不是赢者通吃,一旦形成品牌的势能之后,不太容易在短时间内被推倒。过去二三十年的时间里,不断涌现出新的机构又被不断淘汰掉,那些头部的挣钱倍数确定性很高的基金也是这样的环境中PK出来的。

投资行业看起来进入门槛不高,但实际生存门槛极高。如果让你把90%的“闲钱”交给同行管,你会选谁?这个问题很现实。当我们资产量明显增加,自然而然会把钱委托给信得过的机构,让他们帮我们一起赚钱,从而形成比较良性的“钱生钱”的生态。这样虽然牺牲了流动性,但是通过商业判断,能够确保投的基金能够获得很好的回报。

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再来说母基金GP化。站在一个市场生态是否健康的角度来说,不管是政府引导基金的钱还是市场化的钱,今天的健康程度都不是很高,这有点像2014年的O2O、2016年的AI或者2017年的数字货币。

金融行业的资产流动性是最强的,从行业的价值链条和特点来看,今天的顶层设计其实并不到位。缺乏合乎市场发展规律的引导体系的话,难免会有一些不好的地方。这不是某个人的问题,而是由市场自发过程中不同诉求产生的,需要一些顶层设计和调控的手段。

母基金管理人看起来很轻松,但是很被动。你的钱给了别人之后,怎么拿回来?拿不回来又怎么办?如果一个GP能够给出资人很好的答卷,就不用担心母基金GP化的问题。

回到我们盛景嘉成自身,我们做直投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本来就一直在做直投,在过去几年时间里,我们从未停止过对于产业的研究和深耕,也从未停止过对创新的赋能。

作为一个资产管理机构,核心的责任有两个,一是受托管理客户给的钱,要让投资所赋能的资产端产生价值,帮助客户赚到钱;二是对于选中的项目也好,GP也好,能够帮助他们把资产价值变得更高。

我们自己一直在服务创业企业,帮助传统企业转型,把这些经验叠加我们从母基金和所投GP交流过程中吸收到的思想,能让我们很好地服务某些行业赛道,比如说产业互联网,帮助这些企业获得正向的增长。

当然,我们也要通过投资把认知进行变现,这是自然而然的商业选择,不是在跟GP竞争,这对资产端来讲这是最好的结果。GP关键还是把自己的内功练好,要评估一下你在想做的领域里是不是有压倒性的优势。

这样,即使是在看起来很窄的领域,只有百亿规模的赛道,你也可能取得很不错的业绩。比如在硅谷,投Fintech的公司可能不是很出名的机构,但这些机构在这个领域里足够强,所投出来的公司有的是千亿美元的市值,这样也可以获得很好的回报。

我建议在座的各位GP要找好自己的能力圈进行深耕,不要去关心LP怎么样,LP选择你一定有他选择的理由,只要这个理由足够强,你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截至目前,盛景嘉成母基金聚焦科技创新投资超120亿,主要涵盖深度技术,以及技术赋能的科技应用、高端制造、消费分级、文化娱乐、企业服务、培训教育等;覆盖项目上市145家,其中25家于科创板上市,另有20余家正在A股在审排队,更多项目在港股、美股申报中。

盛景嘉成自成立以来,秉持初心,始终坚持专业主义与价值投资,“追求安全前提下的中长期复利回报”是盛景嘉成的投资哲学。盛景嘉成一次又一次成功地向行业及投资人证明了我们的实力与影响力。

如今,盛景嘉成通过与顶级投资机构合作,有效覆盖了包括中国、美国、以色列等全球创新高地在内的股权投资发达市场,目前,盛景嘉成覆盖全球创新项目已经超过2500个。



分享到:
创业计划联系:bp@peakviewcapital.cn
扫描二维码
关注盛景嘉成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