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景嘉成刘昊飞:募资难将会是常态,面向未来,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

发表时间:2019-02-20 16:20

2018年12月21日-22日,由投资家网主办,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金麦粒、深圳市创业投资同业公会、正商参阅、财经锐眼联合主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学术支持的“投资家网·2018中国股权投资年度峰会”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隆重举行。

本次峰会以“回归价值投资”为主题,深度剖析股权投资全新业态。其间,投资家网发布了“2018中国股权投资年度系列榜单”,盛景嘉成荣获“2018年度最佳市场化母基金”。

微信图片_20190306162502.jpg


在下午分会场母基金专场中,盛景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昊飞围绕“资本市场新环境下的母基金生存之道”话题,进行了讨论。

微信图片_20190306162508.jpg

以下为圆桌讨论实录,经投资家网整理:

圆桌主持:请各位在一分钟之内介绍一下自己的机构和团队。


刘昊飞:大家好,我是来自盛景嘉成的刘昊飞,盛景嘉成是一支比较有代表性的企业家母基金,我们的出资人有很多中国企业家,我们资金主要构成是企业家的钱。同时我们还是一个全球化母基金,在中国、美国、以色列全球创新高地进行投资,在美国和以色列的投资也都是当地最顶尖的投资机构,投资组合里是中美以全球化的母基金,谢谢!

圆桌主持:2019年计划再募新的母基金吗?手上还有可投的AUM吗?


刘昊飞:主持人的问题,说明了我们的思考点。我分两个方面来谈一下。


第一,作为一个管理钱的机构,我们肯定会持续地做融资,也会持续地做投资。但是投资这个层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手里还有没有钱?我们叫做头寸管理,头寸怎么分配好。市场如果很热的时候,呼声很高的一些机构,你是不是要追进去,还是说要经过自己的判断,找一个什么样的节奏。

所谓生存问题,对管钱的机构来说,你如何在一个比较长期确定的策略里面,按照你既定的策略进行执行。有的时候,包括做企业也是一样,需要有一个长期策略,但是执行过程中,受到外部因素影响很大,导致你的情绪上,在一些管理上的失控,从而产生了资产投资质量不够高的问题。


微信图片_20190306162512.jpg


比如说,我们经常讲的投资人有一种情况叫做“FOMO”-害怕错过。例如,碰上好项目,估值很高,别人都投了,害怕错过,我也要投,把子弹打出去了,可能不够慎重,质量不够好,估值很高,没有按照你的既定策略走,这就是很典型的问题,少犯错,少走弯路,这是提升你的本身生存质量的很重要的点,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

现在我们觉得作为市场化的机构来讲,它的生存挑战,可能跟政府背景的会不太一样。市场化来讲,因为我们的出资人都是企业家,如果你不能带来足够好的回报,自然就会被市场淘汰掉,没有任何人可以救你。因为你没有办法给自己的品牌做背书,做证明,一定要有足够好的资产质量,来换得投资人的信任。

作为管钱来讲,所谓的客户是给我们出资的人,出资人是我们第一要服务的对象,把出资人的钱管好,你才有资格在这个市场里面长期发展。投资质量很重要,我们在选择标的时候,会相应地按照我们的既定标准进行选择,不会按照主题和概念进行选择,这可能是我们自己的体会。


微信图片_20190306162516.jpg


第二,目前碰上的问题,对我们来讲,并不是说市场里面多么缺钱,或者真的是所谓“寒冬”挑战的问题。优质资产一直都有,核心只是说流动性的问题。实际上,我们的政策可能对A股上面,或者在中国人民币环境下的退出,A股的上市这方面的政策有松有紧,它的可预期性不像在美国那么明确的情况下,如何管理好流动性的问题,这两个问题解决好,对市场化机构来讲,有自己的立足标准,加上流动性管理,这两条只要做好,相对来说生存质量不会特别难。

圆桌主持:对于有投国际GP的母基金,问两个问题,一是美元基金投中国企业,存在的汇率风险如何考量?二是纯粹投国际美元的GP,在这一方面又是怎么考虑的?


刘昊飞:我们所有的海外投资全都是投海外,不是一个返程的海外结构,钱绕一圈再投回来。我们投到海外钱的目的是为了分散风险,是为了覆盖海外的机会。我们投了美国,就是投硅谷这些活了三四十年的VC。投的以色列,就是投以色列真正本土的VC。投资创新,这样才能够达到我们的投资全球创新,连接全球创新的初心。

从量上来说,在2018年,我们投出去钱的量并不是很多。投到海外主要还是在2015年-2016年,后面因为一些换汇、汇率方面的原因,可能没有以前的那么大的量了。但是,事实上从今年来看,在我们所有收到的项目分配、回款,海外大概占到一半。

海外的这些基金,他们的节奏是非常可控的。投的时候,不会一拥而上地去哄抬物价,市场不好的时候,也不会落井下石。会按照自己的既定节奏,分配好每个基金年份的份额,然后进行投资。同时,在时间上来讲,依赖于海外资本市场相对成熟可控的退出和把握性,到一定时间之后,自然会产生退出的现金流,对我们来讲,这是一个很健康的海外布局。

我们自己也是通过这样一个过程,看到海外的机构生存三四十年的原因。从他们的成功路径里面,我们也反馈过来,我们如果要做得更好,应该遵循什么样的路径,也验证了我们最初的投资策略。   


微信图片_20190306162520.jpg


圆桌主持:昊飞总对母基金投资的策略和想法蛮有建树,而且有自己的看法。那么现在如果有GP要募集基金,你会有什么建议?目前的判断有没有改变?还是说仍旧持续你的逻辑?


刘昊飞:我们主要的投资决策都不是现在做的,主要的投资决策是在几年前做的。现在是在检验几年前投资决策成果的时候。现在你募资不是说现在投了什么项目,而是说你前几年投的项目情况,拿出来让大家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质量。资产质量真的不是完全自己可控的。对于母基金管理人来说,更不可控。因为项目也不是我们投的,项目是子基金的GP来投的。但是子基金的GP,越早期投得项目越多,你的资产质量怎么可控,取决于过去你沉淀的这些经验,你对认知的判断等等,包括你的仓位管理、头寸管理、机构建设等等。

当然,你的募资对象是不同的,比如你碰上专业化的机构投资人,挑战就会比较大一些。对这种机构投资人来说,对募资的GP来讲,非常有必要去测试一下自己。这种测试的结果,会让你知道,我可能在哪些地方能够打动专业的投资人,哪些地方可能对这些机构投资人来说,我可能势能还不够。你可能会去找一些其他的投资人,我们也见到一些不同的子基金,不一定非得拿机构化母基金的钱,可能有其他渠道的钱。因为不同的投资人诉求是不一样的。母基金的投资人胆量很小的,我们的胆子非常小,因为我们的主业就是管这些钱。可能有一些产业背景的投资人,他的主业有不同的业务,他投资这块承担的容错能力更强一些,我们没有这种容错能力。所以我们要保证我们确定性极高。

我们几年前的投资策略标准,到目前为止没有变,会比以前的标准更高,因为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的投资组合,到目前为止的资产质量。不是说单凭IRR,或者凭DPI。穿过每个基金看到它背后的项目,因为我们的合伙人,做直投的时间是8年到22年之间,对怎么评估项目,怎么看资产质量,有自己一套标准来进行衡量。未来再投资,不会让我们所投资的子基金的能力是低于现有的已经投的投资组合的中位数,否则就稀释我们的业绩。

圆桌主持:你所谓的标准是什么?比如说找机会型的投资人?还是说他们具有自己的判断?


刘昊飞:怎么去评判一个机构呢?举个例子,其实也很容易看出来的,比如说你的钱是在多长时间投完的,如果一年把一期基金投完了,基本上我们会认为你的节奏把控上可能不是那么成熟。我们在美国投资的这些基金,基本上3到4年把子弹打光。市场再好,大家再热,再抢项目,一定要有自己的标准。

比如说投项目,如果什么情况下,一个好项目,你可能认为你就不投了,我会跟GP聊这个问题。或者你投过,你认为好的项目是什么样子?我会跟GP聊这个问题。你投过的明星项目是什么样子?能不能让我跟这个项目的核心创始人见见面,我看看他是什么样子?这样一个过程走下来之后,很多问题都非常清晰了。再多的也就不太好在这个场合里讲了。

圆桌主持:First-time Fund(指新设立的基金),你投吗?


刘昊飞:看人。比如说像我们投的某一个,从外资机构出来的,干了十几年的,出来之后建了一个新的基金,他们非常重视运营,会请CFO还会请外部的运营服务机构,对基金运营做外部的加持。对这种机构化能力很强的First-time Fund,我们也会投,核心还是看本质。

圆桌主持:昊飞总说他不能往下谈了。作为LP来讲,判断一个基金,因为他看了特别多的基金,好与坏,就像你们看项目,哪些项目有经验,哪些创始人没经验,一看就知道了。

圆桌主持:时间有限,最后请嘉宾总结一下,2018快结束了,2019马上就要到来。各位对于GP有什么建议?或者对于市场有什么看法?


刘昊飞:市场的红利期肯定是有限的,当前募资难的状态,我们认为应该把它视作一种常态,面向未来,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


分享到:
创业计划联系:bp@peakviewcapital.cn
扫描二维码
关注盛景嘉成微信公众号